在德留学生:买口罩预约到1个月后 有一天洗手25次


“应对危机需要科学与事实”

20世纪80年代,一些美国人又错误地将海地人同艾滋病传播挂钩。2009年,H1N1(甲型)流感暴发,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墨西哥人和其他拉美裔很快就被一些政客污蔑为病毒“源头”和携带者。然而,此后有证据显示,艾滋病和H1N1(甲型)流感疫情的一些最早病例其实出现在美国。

墨西哥城总检察院表示,将以过失杀人罪以及伤害罪对相关事故责任人进行起诉和追究。

许多分析指出,恰如纳瓦罗这番言论所显示,美国一些政客之所以热衷于在疫情问题上污名化他国,并非因为科学常识不足,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在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却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算计所掩盖”。《华盛顿邮报》写道,使用污名化称谓,是为了转移人们对联邦政府未能在早期有效应对疫情的注意力。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专家默林·乔科万认为,在美国历史上,仇外心理长期与公共卫生话语交织,传染病常常被笼统地与“外来者”群体相联系。这种污名化错误倾向,还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例如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就以“病菌与墨西哥裔、华裔、非裔人群之间的联系”来为种族隔离政策做辩护。

“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

早在疫情暴发初期,许多美国学者就撰文提醒,大规模传染病往往不只带来公共卫生危机,也易导致针对特定族裔和国家的污名化现象。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医学人类学家莫妮卡·舍克—斯帕纳指出,“在现代美国暴发的各类传染病中,一些人往往把责任归咎于‘外来者’”。

这份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制作的指南共有69页,详细介绍了关于应对流行病疫情的数百种应对方法和关键决策。其中,该手册对政府的建议包括迅速采取行动观测疫情暴发、提前获得充分的补充资金、并考虑在必要时刻启动《国防生产法》以应对疫情。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些美国保守派政治人物罔顾事实,带头污名化其他国家。他们不仅为污名化中国的言行辩护,还无理批评中国要为病毒流行“负责”。事实上,世卫组织明确反对针对疾病的各种污名化言行。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不久前强调,关于任何疾病的来源,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冠状病毒在全世界都存在,应该避免把疾病与任何地域、国家或种族相关联。瑞安还举例指出:“2009年的H1N1(甲型)流感大流行起源于北美,我们没有称它为‘北美流感’。”

华裔群体也多次因此遭受歧视。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种族问题的常驻作家李明玉表示,1876年旧金山暴发天花传染病期间,当地华人移民成了替罪羊,唐人街被指责为“感染实验室”。种种污名化操作之后,美国《排华法案》于1882年正式出台,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