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检疫部门发现391例确诊病例 占输入病例四成多


在美国偏远地区,验尸官称他们没有所需的新冠病毒检测工具。医务人员认为,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还未达到大流行水平的2月及3月初,很多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或被误判为普通流感或普通肺炎。

伊朗政府表示,美国的制裁妨碍了伊朗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并敦促其他国家和联合国呼吁美国解除制裁。“他们(美国)想要迫使伊朗接受与美国的谈判,”穆萨维说。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关于如何证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新指南,强调验证标准一致性的重要性,并意识到一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未得到持续追踪的问题。美国疾控中心指示,“如果在合理的情况范围内”未经检测的死亡病例也可纳入新冠死亡病例统计。”专家表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确实出现漏报,但是漏报的程度仍不明。

“伊朗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向美国求助抗击疫情……但是美国应该取消所有加之于伊朗的非法单边制裁。”据路透社报道,穆萨维6日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在弗吉尼亚州,一位殡仪馆馆长正在处理三具遗体。据医务人员表示,这三具遗体的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但其中只有一具遗体的死亡证明上标明了死于新冠肺炎。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

据《纽约时报》当地时间4月5日消息,美国医学界表示,美国政府未能准确统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官方数据存在漏报现象。

针对美国所谓的愿意援助伊朗的提议,3月22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曾表示,美国的提议让人感到奇怪,伊朗不会接受。如果美国真心想帮伊朗,应立即取消制裁。